高考完之后,似乎好久没有写过文章哩。我不擅长写文章,只是觉得把近些日子的一些思考分享给大家会比较有意思。我在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也不太清楚要用什么文风去写,虽说很想用兼具趣味和比较倾向于闲聊和网络化的语言来阐述我想说的东西,但是不知是不是因为从小到大的语文考试里读过了太多文学大家们的那种文邹邹的语言,想说的话刚刚在脑子里形成出来就已经有了这些味道。希望我的文字读起来不会让人感觉很刻意。

前些日子某天晚上,在图书馆学了一天的数学,我感觉精神上很疲惫,从学校出来慢慢走在回宿舍的天桥上。同样是学习了一天会到住处的路上,我脑海里闪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刚刚下了晚自习的我,所有书都留在了教室里,轻快的走回家。我突然从闪回里感受到了我好久没有感受到的畅快感和解脱感。同样都是完成了一天的任务,为什么现在却感受不到这种爽快了呢?思来想去想不通。但因为实在有点饿,也便没怎么在意。路上绕了一点远路,随便选了几个菜拼个盒饭拎了回去。

自从高中毕业(虽说没有毕业典礼,那我姑且把班主任最后一次在班群里要求登记做核酸的那天当作毕业),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再一次感受到“如释重负”的轻快感和舒适。相反,我却觉得每天都很无趣,即使有一些课业压力令人感觉些许的烦躁,在完成了它们以后,也仅仅轻轻的感叹一下“哦,做完了”。可以说情感基本没有太强烈的波动,相比于先前的高中时候。如果我们假设一个量表,从极端痛苦(-100)到极端快乐(+100),近些日子的情绪波动-30~+30相比于原先的-70~+70真的相差甚远。

难道真的只有更多的痛苦和不快才能催化出更高水平的快乐和舒适吗?如同一个弹簧,所遭受的压迫越大,松开的时候其所释放出来的能量就越多,伸长的高度也越高。回想了一下我中学时候的生活,因为晚上赶作业睡得很晚,经历了一夜糟糕透了的4小时睡眠以后早上又被迫起的很早出门上学,当我在意识到就要迟到被罚站的时候我的电瓶车轮胎又偏偏爆掉,把我原本10min赶到还会迟到的ETA硬生生拉到30min,只好在路上抛下电瓶车背着超级沉的书包向学校艰难跑步前进,与此同时以及做好了被班主任还有因为没写完的重要作业被任课老师批判的准备。但或许恰恰是因为这样,当我赶到学校大门的时候被老师拦下来说因为疫情原因停课改成过几天线上的时候,感觉到无与伦比的畅快感。因为困倦和压力被局限的视野刹那间打开了,让我得以慢慢走回家的路上才关注到“哇原来今天的天这么蓝,原来一天的清晨好凉快!”。我第一次在阳光明媚的早上在学校周边的早餐摊买了热腾腾的小笼包吃,还给家里人带了好多各种馅的(平时我很少想起来给家人带吃的),平时不喜欢吃早餐的我觉得“哇真的好棒,生活好美好”。也正是早上接近崩溃的心情,才让我永远不会忘掉当我回家以后,吃着小笼包,躺在阳台的懒人沙发上拿着新买不久的平板电脑看的Netflix里的日本动漫是《天空侵犯》,里面第三集最后配合背景音乐的展开很震撼,同时在感叹新平板的屏幕真是不错。那几个瞬间对当时的我来说简直就是救赎,并且从来没有过那样开心和解脱的时候。

当时的我一直在想,终归有一天我是会考完最后的高考的,到那时候我的硬性压力会变得比高中很少很少,到那时候我应该会每天都会很开心吧,像这一天一样。

啊啦,居然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怎么会这样,每天每天都是已经麻木的感觉,没有太强烈的痛苦,也没有太强烈的痛快。或许真的像弹簧那样?但是,痛苦再强烈终究还是痛苦,每天麻木的我会想“要是回到高中那时候多好”,可能也仅仅是忽略了那些痛苦本身而只关注弹簧弹起来带来的快感的感觉。

但是,一旦这样想了就开了个头,我就会变得经常会回想起以前情绪波动剧烈的生活里的温暖点滴。在异常困倦的上学日早上成功的早起了10分钟绕了一点点路去便利店买了加热好的金枪鱼三明治和热咖啡,再回到原来的路上,到学校找出个课间享受一下久违的暖手的早餐;或者是晚自习头脑风暴的同时又跟困意斗争了好久以后把所有书留在学校,什么都不带的回家,虽然冬天的寒风很冷,但是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身子是暖和的但可以让冷空气唤醒我压抑了一天的思维,让我烦躁的思绪变得冷静,视野变得开阔起来。路上偶然看到有卖热气腾腾的烤红薯,花了几块钱买来吃。拿到手的时候很烫手,需要不停的换手拿着,摘掉口罩嘴里喷出白茫茫的雾气。剥开脏兮兮的外皮露出里面橙色的瓤,也一样冒着热气。咬了一口有点烫嘴,在嘴里倒腾了半天稍微凉了些就咽下去,一瞬间感觉身体浸满了暖流,看着稀稀拉拉的夜间车流,一边慢慢吃完整个红薯。

毫不留情地说,我真的很讨厌冬天的寒冷。那些刺骨的冷风真的会让我全身发抖,尤其是早晚上下学的时候,恨不得想立刻给自己裹上十层羽绒服。但我又真的很喜欢冬天里的温暖,在寒冬的早上骑电瓶车上学,左手要不停拧着电门而被吹得超级冷超级疼,终于到了学校,把车扎进地库我就会飞奔到地下车库的暖气管子旁边,用手紧紧握着,把脸凑上去感受那意思温暖的热气。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幸福和解脱。我的猜测或许是正确的?

或许正是有了那些让人避犹不及的寒冷和痛苦,才会有那些沁人心脾的温暖和幸福,并充满意义和价值。

自从来到香港,第一印象真的是很热很热,超级热。每当我从炎热的户外走进冷气开满的室内空调房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些许的解脱感,但也仅仅是一点,一瞬。炎热潮湿的天气带给我的在与寒冬的凌冽相比之下远远说不上是痛苦,只是会难受一点罢了,就如同大学开学了以来略有令人烦躁的任务和考试,仅仅是蒙上了一层细细的阴影。事实也正如我所预料的,我走进空调屋,或是完成了一些恼人的任务之后,并没有感觉到太强烈的爽快,相比之下只是淡淡的觉得还不错,远不及冬日寒风里吃上一口热腾腾的烤红薯那般幸福。

或许真的是如此。极大痛苦之后的强烈的幸福,或许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或者可以说是一种补偿,能够得以让我们得到从平淡,甚至已经习惯到麻木的生活中从来无法体会到的深刻感受以及全新的视角。我们也在同时来回进行着些许矛盾的选择:平淡到麻木的时候,我们会期望有意料之外的事情来到身边,在一系列挑战之中获得现时缺少的幸福和痛快;当痛苦,压力和意外把我们揍得体无完肤的时候,我们也会反过来期望一个无比平淡而规律的生活。但绝大多数情况下,事情可能真的并非我们所愿,就如同高考前的我期盼着高考后的生活,但高考后的我又在时常怀念我的中学时光。但正是左右两边的这些不同的经历构成了我们自己,我们的生活,并且塑造了我们的态度。

现在的我希望能够吃到一颗寒冷中的热气腾腾的烤红薯,但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会期盼着能让天气变暖,即使炎热到想快点逃进凉爽的空调房。或许可能是因为现在的我忘记了冬日的寒冷,或是未来的我觉得无聊到麻木仍然可以接受。不过,可能这样来回折腾其实也还不错。目前无聊无趣的大学生活有一天也可能会充满挑战,反之亦然。

可能这就是我比较喜欢冬天的原因吧,只要寒冷还在,温暖和幸福就永远不会缺席。只需要一杯热茶,一床厚被子。救赎之道,就在其中。

至少我现在想吃烤红薯。

2022.10.19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